?首页?
? >? 资讯中心? >? 重点报道
军魂永不磨灭
——记两河口水电站1416联合体的退伍英雄们
来源:水电十四局 作者:杨小兰 时间:2020-08-04 字体:[ ]

向前向前向前!我们的队伍向太阳,脚踏着祖国的大地,背负着民族的希望,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。我们是工农的子弟,我们是人民的武装……”

当熟悉的旋律响起,一颗红心未曾有一丝丝的改变,“中国人民解放军”的光荣称呼是一辈子的骄傲,一朝戎装在身,终身流淌军人血。在国家重点工程两河口水电站,有这样一群“特殊”的战士,从军营到水电,初心如磐,为祖国贡献青春与力量,为人民服务,他们,是人民的子弟兵,是永远的英雄!

全能炮手“孔师傅”

孔令,中国人民解放军昆明军区十四集团军40师炮团35204-73分队,全能炮手,驾驶兵。

“1980年,我刚18岁,那时年轻人最大的梦想就是保家卫国,一身军装,很神气。当兵后,我被分到了十四集团军40师炮团,我们炮团是全能炮团,是当时的主攻团。现在回想,在炮团的三年时光,仿佛就在昨天,昔日的战友每年都会聚在一起畅谈那段从军生活,穿上军装,是我这辈子最骄傲的事情。”说起当兵的经历,孔令脸上满含着微笑,专注的目光后面藏着那些年的人和事。

1981年,孔令在炮团经过一年的训练,已是全能炮手,每日开展训练,炮弹的轰隆声早已习以为常,“一天没听见炮声都不习惯了”。年轻气盛的孔令积极向上,勤奋好学,因为表现优异,1982年便被提拔为驾驶兵,运送军队物资。“全能”,便要求什么都会,从侦查、射击到修车,十八般武艺,样样精通。

1983年,老山区域形势紧张,为消除越南对边境的威胁,中国军队在紧张训练和筹划中。战争随时都有可能开始,敌人随时都可能进攻,时为驾驶兵的孔令运送战备物资,并积极响应军队号召立即交上请战书,请求冲锋一线。然而,因为多方缘故,孔令从炮团退伍回到家中,跟随父母进入了水电行业。

年少青春,也有闯荡天涯的“行侠梦”。2000年,孔令暂别水电,回到大理开了7年的出租车并获得“全国文明出租车驾驶员”、大理第一届“十佳出租驾驶员”,连续6年获得大理“红旗车驾驶员”荣誉。不论在什么行业,孔令始终以一名军人的准则要求自己,军魂,早已融进血液中。

不忘初心,方得始终。从军装到水电戎装,从布鲁格水电站、永溪电站、到两河口电站等十几个项目,孔令将战场转换到深山高谷、大江南北。在联合体,孔令依旧是一名“驾驶兵”,接送一线施工人员,技艺精湛,经验老道,小伙子们都会亲切地喊一声“孔师傅”,而灿烂的微笑,周到的服务,40年如一日,像极了在军队的时候……

孔令(右三)在

工作中的孔令

“急先锋”老陈

陈卫,中国人民解放军昆明军区35428保管队物资兵,1982年10月入伍,服役三年,每年被评为先进士兵并受到部队嘉奖,参加工作后被多次评为优秀共产党员。

1982年,18岁的陈卫成为昆明军区新兵连的一员,经过各项技能集训被分配到了保管队。保管队,主要负责军区各种物资的管理,

事无巨细,大到重要物资,小到一颗子弹,都要进行严格的管理。

八十年代初,越南发动对华战争,侵占了中越边境的老山地区,

老山位于中国云南省文山州麻栗坡县天保镇驻地船头村以西,中越边境口岸船头西南五公里处的中越边界骑线点上,老山主峰海拔1422.2米,可以俯瞰中国境内20多公里,向北可通视中国境内纵深25公里的广大地区;向南可俯瞰越南老寨、清水以南至河江省会27公里地区;向东可封锁中国麻栗坡县至越南河江省的主要通道、口岸;向西可监视12号界桩以西至扣林山边境诸要点,扼越南西北部河江市通向中国云南省的咽喉,战略位置十分重要。越南占领老山主峰之后,时常对中国境内开枪打炮,严重危险中国边民的正常生产活动。据1984年新华社报道:“5年来,越军不断地向中国境内农场、村寨、学校开枪开炮,发射各种枪弹4万余发,打死打伤我边境军民235人。迫使边民离开家园,穴居岩洞。致使31793亩土地难以耕种和管理,数10万亩橡胶无法收割。52所学校被迫停课,学生不能上学读书……”为保卫国家安宁,消除边境威胁,1984年4月28日,中国军队对越南军发起攻击,经过数天激战,一举收复老山、者阴山等高地并攻克了老山以东的八里河东山。而其中,陈卫所在的保管队是参战部队,主要负责保障一线的油料,提供战备物资。

“83年的时候,按照自愿原则,队里就发起了参战号召,当时年轻,保家卫国就是最大的梦想,直接交了请战书,剃头,上报家庭住址和家人信息,做好随时牺牲的准备。到84年战争开始,我们主要负责保障一线战场油料,当时有敌军特工来搞破坏,但我们勤务连警卫做得好沒出什么事。后来战争胜利,我也回到了家乡。”讲起当年战役的激烈状况,陈卫的眼中闪着光亮,往昔峥嵘岁月,历历在目,一名军人的骄傲与自豪溢满胸膛。

从战场下来,陈卫跟随父母又投身进了水电这一“战场”,从十四局新疆分局、小湾电站、乌东德电站等项目到现在的两河口水电站,十几个项目,38年水电生涯,一步步走过来,是成长,更是初心的坚守。在陈卫的宿舍,简单,但很整洁,叠放整齐的衣物,豆腐块状的被子,在军中养成的习惯一直延续至今,一辈子。傍山锁水,漫道征程,在两河口水电站,一颗中国心始终指引着陈卫前行,不忘军人的职责,不忘共产党员的使命,冲在前,走在前。

联合体承建电站引水发电系统工程,初期厂房、主变室、尾水调压室三大洞室开挖的时候,困难重重。开挖任务重,施工队伍多,交叉干扰大,协调量大,1000多人,各种设备、施工,在此艰难条件下,作为生产管理部现场工作人员的陈卫,不怕苦,不怕累,奋战无数个日夜,为工程推进做出了重大贡献。

“当时开挖很艰难,特别是厂交洞,炮烟、汽车尾气、手风钻等各种气味、声音,全部混在一起,从洞子出来吐口痰都是黑的,但是工程要推进,不能退缩!”说起当时开挖的场景,陈卫也是唏嘘不已。两河口电站地处高原,厂房岩石地应力高,炮声过后,碎石落下,进行排险,陈卫也是冲锋在前。最后,电站厂房提前完成开挖,岩锚梁开挖也被中央电视台称为“岩石之肩的雕刻杰作”。

“老陈上!”这是在生产部惯会听到的话,不论是与敌军作战,还是工程建设,陈卫都是一名“急先锋”,军魂与党性在他身上闪耀着夺目的光彩!


陈卫在部队合影(四排右四)


陈卫在两河口项目

通讯兵“太认真”

费孝茗,中国人民解放军广州军区空军86340部队通讯兵,1985年入伍,1990年退伍,连续5年被评为优秀义务兵,多次获得优秀共产党员称号。

1985年,广州军区招收冬季兵,19岁的费孝茗第一时间报了名,从彩云之南到羊城,开始了近五年的从军生活。刚到部队,经过机械原理、电工原理等各种技能学习,费孝茗成为了空军86340部队的一名通讯兵。

“当时是在机场,作为一名通讯兵,我主要负责通信电源的保障,包括设备维护等,从飞机起飞到降落,整个导航系统不能出现一丝一毫的错误,一个微不起眼的问题都有可能导致机毁人亡。”保障通信电源,这是基础工作,但也是极为重要的工作,就像关键部位的一颗螺丝钉,至关重要。有时候通信电源出现故障,费孝茗会第一时间解决,启用备用电源,确保整个机场运行不受影响,他,便是那个默默奉献的“螺丝钉”。一年之中,半年以上的时间费孝茗都是坚守在机场各个导航台上,进行“蹲点式”的工作,为来往飞机提供灯塔般的指引,这项工作,是他的骄傲。许是工作性质使然,费孝茗对任何事情都报以一丝不苟的态度,严谨而认真,从通讯兵到水电人,一如既往。

1990年,根据义务兵条例,服役期满的费孝茗即将离开部队,但因为改招春季兵,他在部队的生活有幸增加了半年的时间,于3月退伍回归家乡。

云南,是家乡,也是新征程的起航点。作为“水二代”,费孝茗跟随父母加入了水电行业,这一“认真”,便是30年。与山河为伴,峡谷为邻,从福建三仔电站、南一水库、永溪电站到广西龙滩电站,再到乌东德、两河口,在闯荡“江湖”的这段历程中,费孝茗始终坚持他的“认真劲儿”。在每一个项目上,费孝茗是最先进场的一批人员,也是最后撤离的一批,短则3年,长则8年,于他而言,从一而终是他能做到的最基本的事情。

2015年5月,联合体第一批人员进场,费孝茗便是其中之一,5年的时间,他坚守在联合体的“导航台”,负责生产部的设备调度。在这一岗位上,他对起重吊装、运输车辆等各种设备技术性能了如指掌,了解每天的生产重点,每日召开碰头会,了解各队伍的设备需求,每日协调设备使用。一天24小时,不停响起的电话铃声成了生活的“常客”,队伍对于设备使用有意见,突发紧急状况时,费孝茗会全方位考虑每个队伍的状况,采取就近原则、关键部位优先保障等方法,营造设备使用“一团和气”。认真负责、刚正不阿,军人的品格在工作中尽显魅力,费孝茗也备受队伍人员的敬重,他的“太认真”也倍让同事安心。

“在军队接受的训练让我知道,事无大小,要用心做好每一件事情……”穿上军装,戴上党徽,费孝茗知道自己的使命,也永远铭记、践行。


在空军部队服役的费孝茗


费孝茗(左二)与项目同事在一起

戎马天涯,从军绿到浅灰,从军营到水电,这样的“战士”在联合体还有很多,他们从未忘记军人的初心与使命,只是转移了战场,变换了武器,但军魂永不磨灭,闪亮的红心,永远的人民子弟兵!

【打印】【关闭】

浏览次数: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